行业资讯/ NEWS

“小人物发声”脱口秀新趋势 文化内涵尚待丰富

日期:2015-06-26

新闻来源:时代 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


      近几年,一批依靠鲜明个人风格支撑的脱口秀节目,在中国持续成为热点。从电视到网络,从电台到剧场,“脱口秀”这种节目形式都成为收视翘楚,备受观众推崇。崔永元、王自健、高晓松、罗振宇、袁腾飞、金星、黄西……来自不同背景的表演者都因“脱口秀主持人”这一身份而声名鹊起。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的脱口秀节目仍有巨大的进步空间。在“热度”持续不减的同时,如何提升文化“深度”和把握节目“尺度”,是中国脱口秀节目面临的考验。

  脱口秀势头强劲: 观众既为“知道”也为“减压”

  脱口秀是英语“talk show”的音译,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是集新闻、娱乐、访谈、评论为一体的谈话类节目。从东方卫视的《东方直播室》开始,脱口秀节目在中国遍地开花,尤其3年前高晓松与优酷网打造的漫谈式《晓说》开辟了网络战场后,脱口秀更迎来了愈发强劲的势头,在电视、电台、网络、剧场均表现不俗。

  如今,《晓松奇谈》、《大鹏嘚吧嘚》、《今晚80后脱口秀》、《罗辑思维》等一系列脱口秀的兴起,令人眼前一亮。比如董成鹏主持的《大鹏嘚吧嘚》每集播放量近100万,成为典型代表。从股市危楼说到历年高考,其在节目姿态及主持人定位上都相当平民化,坚持娱乐性与焦点性相结合的个性化题材。同时,依托于网络这一审查相对宽松、可以快速互动的平台,《大鹏嘚吧嘚》最大程度地满足它的受众群体--网民。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学者魏武挥认为,如今国人的阅读率偏低,大家没有培养起读书习惯,缺少了获取知识的重要渠道。“知识类脱口秀节目其实扮演了‘知识二传手’的角色,虽然只是‘知道分子',但在碎片化信息中能满足人们获取知识的需求。”在这个情形下,脱口秀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获取知识方式:十多分钟的节目,一些只言片语的观点,足以让观众恍然大悟。

  通过极接地气的幽默元素来减压,也是许多观众青睐脱口秀的原因。曾担任《天天向上》制片人的张一蓓认为,过度严肃的脱口秀就与新闻评论差别不大了,中国成功的脱口秀或多或少都会加入接地气的幽默元素,使其有更强的娱乐性,从而使得观众能够通过脱口秀释放现实生活中的压力。为了取得幽默的效果,不少脱口秀栏目都有大量写手搜罗段子。

  中国式脱口秀:分众化、个性化越发明显

  与“鼻祖”美国相比,脱口秀有着鲜明的本土特色。《幸福压力锅》和《笑料炖包袱》的编剧秦教授直言脱口秀在中国是个“变种”,因为在国外脱口秀大多是调侃时政类的社会热点,但在国内并没有这样的土壤。

  “秀”的焦点不同,自然带来了“中国式脱口秀”,外延变得更宽泛,单一的嘉宾访谈模式渐渐演变成以主持人的个人特色为支撑的节目,更接近于欧美的单口喜剧、单口相声甚至独角戏。

  江苏卫视《世界青年说》制片人周璐璐就告诉记者,中美脱口秀在主持人的角色和语言风格上有极大不同:“美式脱口秀主持人是以主人自居的,擅长用讽刺、恶作剧的方式来阐述内容或者刺激嘉宾发言,嘉宾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而中国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主人‘的角色靠后很多,多从嘉宾的角度出发,幽默方式更逗趣,也更柔和。”

  如何找到自己的观众群,是现今中国脱口秀的一大课题,分众化趋势在这个领域愈发明显。比如《金星秀》聚焦辛辣文娱话题,把女性观众视为重要收视群体。《世界青年说》把脱口秀一对一访谈的固定模式改为面对面沟通的圆桌会谈,11个不同国籍的高颜值嘉宾进行文化和思维的碰撞,对于好奇心强的青年观众具有极大吸引力。

  再看高晓松以前的《晓说》和现在的《晓松奇谈》,纵然每集话题五花八门,然而最终都是以让大家长见识为目的。明确的定位带来了以高收入、高学历为主的目标受众人群。面对节目内容争议时,高晓松曾坦诚地说:“我心里要是认为这是符合我的世界观、人生观、方法论的,我就可以说。”言外之意,他并不怕失去部分与节目观点相左的非目标受众。

  曾在传统电视媒体制作过《东方夜谭》、《壹周立波秀》的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李黎认为,如今的中国式脱口秀正朝着“3.0时代”一路高歌。她把上述两档节目看作中国式脱口秀的1.0和2.0版本:前者是编导写完了文案,交由主持人刘仪伟叙述;后者除了编导的语言,周立波还加入了表演成分。而3.0版本则是高级知识分子式的,节目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持人能说出什么东西以及说的技巧,再加上专业团队的策划和包装,这样才有可能向国外顶级脱口秀看齐。

  “小人物发声”是未来趋势,文化“深度”尚待丰富

  随着脱口秀表演者的进一步年轻化,以及脱口秀受众群体的扩张,脱口秀在中国的快速成长似乎是大势所趋。对于脱口秀未来的发展,几乎所有人都一致看好。

  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周冬梅提出了两点依据:“第一,社会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对各种声音的接受度自然越来越高;第二,80后、90后、00后在非常宽松的社会环境里成长,他们表达能力越来越好,越来越敢于张扬自己的个性,愿意亮出自己的观点。”

  “北美崔哥”认为:“让小人物发声是脱口秀的未来。”

  然而,脱口秀节目在中国依然面临诸多考验。《海阳现场秀》节目主持人海阳直言,西方脱口秀逻辑紧凑,但国内很多脱口秀表演都是堆砌段子、尤其是网络段子,而实际上,相声演员比脱口秀主持人更适合讲段子。

  换言之,一些脱口秀节目文化内涵的缺失,导致其肤浅浮躁,“热度”有余,却缺乏直达人性深处的“深度”.“脱口秀应该说的是生活阅历和内心感受。如果脑子里没有东西,说的是别人写好的台词,那就只剩轻浮地耍贫嘴了。”北美崔哥说。

  《是真的吗》主持人、从美国归来的黄西认为,中国脱口秀最需要的不是“松绑”,而是主持人的“修炼”,因为脱口秀并非即兴表演,绝大多数的台词都已经事先写好,并且提前排练过。周璐璐也认为:“关于表达方式,并不是只有激烈的表达才能引起关注,它反而有可能会传递偏激的价值观。”

  从这个角度看来,尺度的限制并非是禁锢中国脱口秀未来的枷锁,也不会成为脱口秀内容创作进步的绊脚石。在适当的尺度限制下,丰富的文化内涵、幽默而言之有物的主持人以及对观众需求的准确了解,会是中国式脱口秀的必经之途。